当着老公的面干他老婆
  2018-07-14 00:37:04      加载中

飞机在太原武宿机场降落的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眼前灰蒙蒙一片,远处的山峦,村庄,近处的机场大楼都好像披上了一层黑灰色,基本都是一个色调。早听说山西是个产煤大省同时也是个污染大省,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西安到太原刚好1个小时的路程,只是打了个盹的功夫就彷佛从彩色电影又回到那个黑白电影时代了。大城市没有什么好玩的,我们决定连夜赶往这次的目的地XX古城。
  我和宁经理这次出来是公司派遣到西安洽谈原材料价格和供应的事情。任务完成后就想到附近的山西逛一下向往已久的XX古城,来一个寻古之旅。XX古城距离太原110公里,要在南方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可我们愣是走了3个半小时。出租车是一辆全身快要散架的桑塔纳,一路上我们很为车前盖和四个轱辘担心,生怕一不小心掉了一个,荒郊野外的想住宿都成问题。司机说新买的还不到2年,我们两个都笑了(哄小孩子呢!看样子10年都不止!)。
  一路尽是超载拉煤大货车压出的坑,有的坑大的能躺进去一个人(这就是煤资源疯狂的掠夺式开发的代价)。车速根本快不起来,我们坐在车里感觉象坐船,随着波浪上下起伏,冷不丁来个人座分离,紧接着便是咣的一声!司机手把方向盘不停地左右大幅度转动躲开坑洼,整个人就像跳舞一样(这时我们才坚信司机说车龄只有两年话是对的,甚至想到两年了还有这么新吗)。遇到有拉煤车迎面而过,灰尘遮天蔽日什么也看不见,不过车照样在开--盲开!我们为司机的技术折服,同时也为我们的小命担心。
  到达XX古城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路边停着一个黄色三轮车,看到有游客来了,车夫就跑到我们跟前,说很便宜的5块钱随便坐。当他得知我们想找个酒店住下的时候就马上挤出一脸的笑容说他们家有空房间可以供游客住宿,很便宜的,他老婆很爱干净卫生绝对放心,还说如果在他家住宿就不收我们车费。我们想想也是,来到这个千年古城,住民居更能体验到寻古的乐趣。
  三轮车在行人稀少灯光忽明忽暗的大街小巷拐来拐去,最后拐进了一个很窄的胡同里,我们两个相互对视了一下,心里不免有点紧张起来。三轮车停在了一个大门前,车夫高声喊了一声,山西话我们听不懂(会不会是在叫同伙啊?)。
  夜色下,只见院墙特别的高大厚实,至少有三米,全是用砖头堆砌,黝黑的墙面年久失修,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砖头,有的已经残破了一大半,斑驳陆离,但棱角历尽沧桑已经磨得光园。冷月无声,幽暗静寂,我们的后背开始感觉凉飕飕的。
  这时门里走出一个女人,个头中等,短发,30多岁的样子,上身一件短小的小衣服,下身穿着短裤,雪白丰腴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夜色和灯光的闇弱光线下更显神秘也更能让男人想入非非。我们想这个女人可能就是车夫的老婆了,可能刚才正在睡觉所以才有现在这身装束。
  这个女人很热情地欢迎着我们,顺手就来接我们的包,当她低身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小衣服里那对跳动的肉球,竟然是没有穿乳罩(也许这里的女人都不穿那个东西吧,再说在家里,又是晚上,不穿也很正常啊)。
  院子不大,中间支了块石板当桌子用。有三口石砌的窑洞,两边的窑洞亮着灯光,木格的窗户上贴了好些各种图案的剪纸。这个女人领我们进了中间那个黑洞洞的窑洞,开了灯,顿时窑洞里一片雪亮。窑洞里面很大,壁面是用白色涂料粉刷的,宽大的窗户上贴的也是白色的纸,刚进门的土炕上整齐地叠放着几层白色的被褥,看起来很干净,整个给人的感觉就像进入到了一个白色的世界,干净而温馨。让我们惊奇的是炕中间居然安放着一个很小的桌子,桌子上是一盆火红颜色的塑料花(这样的场景以前只在反应东北生活的影片中看到过)。地上是一张很大很结实的桌子,半人多高,一看就很有年头,黑色的油漆闪耀着悠远的亮光,铜制的把手是虎头造型,而双龙戏珠瘸了一条腿的木质脸盆架子上更是架着一个全铜的洗脸盆,不过边沿和底部已经多处凹陷坑坑洼洼的。
  女人亲自为我们铺开了被褥,为我们倒好了洗脸水,说这里不比城里,出门一脸黑,又叮咛了一些诸如「游客须知」之类的话。最后她似乎是以随意的口气问我们是从哪里来的,我说西安,宁经理说是广州。女人笑了笑说她前几年去过深圳,在一家工厂流水线上工作了大半年时间。我正想问她后来为什么不在深圳做了,这时她说还有什么需要就喊她,他们一家住右边窑洞,左边也是一个今天刚住进来的游客,说完就出去了。